曾任上海市长,浦东操盘手,也是雄安设计师:徐匡迪内部发言流出,如何看待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和产业发展? - 资讯中心 - 达慧基金 - 打造成为客户信赖、行业尊重、优秀卓越的金融品牌

NEWS CENTER
资讯中心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曾任上海市长,浦东操盘手,也是雄安设计师:徐匡迪内部发言流出,如何看待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和产业发展?

随着雄安新区受到关注,一个背后人物也再次受到媒体热捧。他就是徐匡迪,曾任上海市长,现任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当年浦东开发的操盘手,也是如今雄安新区的设计师。


 

一、中国经济会不会出现日韩经济那样的大拐点?

新常态是一个换档期,从国际经验来看,一个经济体经历了高速增长后,都会出现经济减速换挡的过程。以日本和韩国为例,都经历了一个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的转变过程,日本的拐点发生在1969年前后,韩国的拐点发生在1988年前后。


如果以这两个年份为界,前十年和后十年的速度大概是从10%降到6—7%,前十年日本的增长速度是10.4%,后十年的转化期降到6.3%,韩国由10%降到7.6%。(中国2014年经济增速是7.4%,相比改革开放30年平均速度10%左右,也下降了2.5个百分点左右)。


中国的降速转档不仅是因为前面30年的高速增长,而且也和国内外经济环境变化的结果有关系。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两个推动,一个是靠外贸出口的高速增长,一个是靠低成本。但是2008年国际经济危机出现之后,由于国际市场的疲软,增长速度是外贸出口持续下降,去年外贸出口只增长了4.9%,这个增长速度对我们GDP的拉动力是非常小的。


国内的要素成本上升、劳动和资本的边际产出率持续下降。80年代我们开始对外开放时,人均月工资400元,因为农民一年只有600—700元,有400元月薪他觉得非常好。90年代前期是月薪600元,90年代中期是月薪800元,现在是2000多元,有的地方到月薪3000元甚至更高,相当于现在是越南劳动力人均工资的5—6倍。现在发展是政府把土地买下来,然后集中给外商,让外商来加工,再招商招不到了,劳动力也招不到了。


二、中国经济驱动力大转换:要素、投资驱动变为创新驱动!

新常态是国民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转型期,曾培炎同志(原国务院副总理)在经研中心年会上有一段讲话,我引用一下,我觉得讲得很好。他说,“这一时期的主要任务是完成发展方式的转变,从传统的投资驱动逐步转换到创新驱动。一方面是改造老路,摒弃以往过度依赖于消耗资源能源等物质投入、不珍惜环境的高强度投入的增长方式。另一方面开启新路,更多依靠人力资本集约投入、科技创新拉动,迈向质量提升型的发展新阶段。”从时间维度上看,新常态指的不是短期一年、两年,也不是长期的二十年、三十年,而是一个中期的概念。


美国的波特教授对后发国家参与国际竞争提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要素驱动。就是卖东西,卖矿石、出口矿石,同时也包括土地和劳动力,也是要素,搞开发区,你到我这儿来,用我这儿的原料、劳动力,中国在这方面有个新的创造,就是搞“两头在外”。


第二阶段是投资驱动,包括基础设施的国内现代化和外国资本投入。


 

这两个阶段基本上过去30年我们已经经历了。小平同志讲要抓住机遇,这是非常正确的,如果现在再来搞开发区已经晚了,外资也不来了。现在西方的情况在发生变化,欧洲是经济增长乏力,走不出困境,美国由于页岩气、页岩油的开发,现在美国的能源比中国便宜,美国的工业用电相当于人民币(每度)1毛钱,他到中国来劳动力便宜,但是能源贵,我们的工业用电每度0.58元,所以他算下来,再加上由于机器人的普及,不用那么多劳动力,机器人24小时工作,不上厕所不吃饭,劳动密集型产业机器人不停地做,机器人的投入相当于劳动力投入四年就可以收回来。

 

因此我们必须要进入第三个阶段,就是创新驱动

凡是能够进入创新驱动的后进国家或者地区就都上来了,比如中国的台湾,开始时是生产折叠式雨伞。70—80年代以后产业转型做“晶圆代工”,他看到未来的信息化产业需要大量的芯片、元器件,这个东西过去是哪个厂做电脑哪个厂自己做,成本很高,他叫晶圆代工就是半导体、晶体的圆片大量集中起来,然后给全世界供应,所以他现在占全世界的2/3,这个产业估计还可以稳定20—30年。现在说台湾什么东西比中国好,就是这个,现在他到大陆来生产,今年也是带过来的,在你这儿只是切割、封装、测试,做后期的事。


韩国上来是靠什么?是靠信息化,三星的异军突起,使得韩国整个产业带动起来了。当时他搞新一代的三机合一的手机、电视机、计算机合一时,当时摩托罗拉、诺基亚、爱立信都说这是不可能的,老百姓不需要这样的产品,太专业化了,结果他下定决心,2005年我到韩国去,他们就说你们有12个重大项目,我们就这一个,举国之力搞这一个,现在只有苹果和他在较量。


所以我认为,不是什么服务业、不服务业的问题,现在国内经济有一种理论,要搞服务业我们就转型了,海边度假、旅游的设施菲律宾非常好,服务业占70—80%,但没有支柱产业,科技创新不了。下面我会讲到习总书记的一段讲话:纵观人类发展历史,创新始终是推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向前发展的重要力量,也是推动整个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重要力量。


三、中国经济新驱动力:几个典型案例!

创新是多方面的,包括理论创新、体制创新、制度创新、人才创新等,但科技创新的地位和作用十分显要。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目前正在大力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正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而努力,必须把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好。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个高新技术,创新引领的话,中国的经济就有可能跨越式前进,这是习总书记去年8月18日在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的讲话。

 

关于创新,熊彼特创新理论已经出现了40年,他提出的是渐进式创新和突破式创新,包括材料创新、产品创新、工艺创新、市场创新等等。市场创新最大的特点是美国的亚马逊,就是从网上卖书开始,中国的京东、阿里巴巴实际就是市场创新,买货和卖货的人不见面,不需要超市,大家在网上进行交易。


在90年代中期,C.M.Christensen提出破坏性创新或者叫颠覆性创新,他把原来的东西都颠覆了。比如数码相机,把柯达的那套系统都颠覆了,胶卷没有了,不需要冲洗照片了,都存在相机里了。比如用激光的光盘来替代录音带,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双卡、单卡的录音机,后来光盘出来就把它给淘汰掉了。到了新的时期,液晶显示电视机取代了显像管的电视机。


 

习主席在去年8月18日讲话中讲到,上个世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中国是一穷二白,而阿根廷是世界排名前列的经济大国,当时就已经能够制造飞机、火车、汽车,是当时的发达国家。阿根廷曾经进入世界前十名,最高的时候到过第六名,二次大战他不参加打仗,二次大战在欧洲,美国是需要阿根廷的粮食和牛肉,午餐肉和面包,从他这里运到前线去,其他参战国家需要加工汽车、装备,所以产业都转到他这儿,日子很好过。60年过去了,中国的高铁技术、能源技术、大部分制造技术都位居世界前列,阿根廷被远远甩在了后面,飞机、火车、汽车工业都不行。阿根廷不发达吗?阿根廷是很漂亮的,像欧洲国家一样,阿根廷的足球踢得那么棒,探戈舞很好看,但是光跳舞、踢足球救不了国家。


中国的种猪92%要从国外进口,肉鸡100%,肉鸭90%,奶牛95%都需要进口,以奶牛为例我们比较一下,现在中国单产一年一头奶牛产2900公斤,接近3吨,美国是9590公斤,一头奶牛是我们的3倍,欧盟相当于我们的2倍,6200公斤,所以工程院把动物的种业作为我们国家要主攻的创新点。


 

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30年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已经居世界前列。有100多种产品的产量稳居世界第一,但面临产能过剩、水平不高和缺少自主知识产权的挑战。最明显的就是现在汽车的产量是世界第一,销售量也是世界第一,但是自主品牌的车非常少。我们看到的是还是德国的奥迪、美国的GE、法国的标志。


未来20年要改变这个状况必须从创新上来改变,通过创新改变制造业,从科学前沿来说,最有潜力的半导体,现在台湾现在搞的是硅片,硅材料要慢慢变成化合物材料。产品的全生命周期智能化服务。过去我们讲产品,产品就是生产,制造业就是生产产品。产品出来你怎么用是你的事,在今后都是全生命周期的智能化服务。另外是3D打印、生物制造、合成生物学、器官工程,现在世界上第一个人工的心脏已经做出来了。

 

四、中国制造业正在发现的新变化:智能化!

未来的物联网和网络技术要服务于制造业,最典型的就是德国的工业4.0计划,德国人认为,工业1.0是用机器代替手工劳动,进入工业化社会。工业2.0是20世纪初形成生产线,把零件制造和整机制造分开,零件同样大规模的制造,然后整机在生产线上一个一个配上,从流水线上来生产。工业3.0是出现了电子和信息化技术,机器人逐步代替人类操作。


工业4.0是未来十年,工业4.0是通过网络技术来决定生产制造过程,实现制造业的智能化。现在我们的流水线也好,机器人也好,是死的,只会做这样的事情,将来可以把它放进去,这辆汽车做这个型号的,下一辆汽车做另外一个型号,现在不行,要换一个型号需要整个调整过来,这个就可以智能化。


网络的变化是世界上的一件大事,最早是桌面的互联网,就是计算机的互联网,后来是移动的互联网,用WiFi,下一代互联网是泛在网,最后是达到宽带、移动、安全、可信、自治、泛在。桌面互联网主要是数据服务,提供各种数据。移动互联网是提供电信服务,还包括媒体服务,下一代互联网把物联网的服务放上去,然后进入产业服务,然后就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叫CPS,就是Cyber-Physical System,GPS现在只能翻成通信与计算及控制的结合的网络。


我们把计算机翻成Computer,实际上台湾比我们翻的好,叫“电脑”,因为计算机只会计算,而它不是只会计算,可以分析、预测,所以翻“电脑”,将来人工智能上去电脑更好。现在的CPS生产线自动化到计算机控制网络和机器人结合,计算机集成制造,就是计算机辅助设计,计算机制造等

 

中国的网络零售市场增长速度是全球最高,每年增长120%,现在是世界第二,2011年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很快就会和美国接近,因为中国人多。


电子商务促使快递业务飞速发展。电子商务在网上买了之后货要送给客户,所以出现了快递业务,2009年快递的接件量是18亿件,2010年达到24亿件,2014年全国快递业务量超过120亿件,中国一个人每年接近9件—10件东西是从网上买的。


快递的从业人员现在算不清楚,东部沿海地区接近一千万,快递准入的门槛比较低,只要认识路,只要开个电动车就行,电动车还是自己的,所以收的费用比较低,但这些就业门槛取代了过去大规模基本建设造房子的水泥混凝土工人。


电子商务还通过网络融入金融,正在改变传统的金融业务。有三种类型,一种是小微企业在电商平台有运营的数据,可以用这个数据为企业提供信贷和担保,因为小微企业没有厂房,大银行不肯给他贷款,他就通过这个。阿里巴巴在网络平台上,小卖家根据自身的这个业务数据就可以贷款,三年来他们累计为22.7万家店铺提供贷款,累计700亿元人民币。我们过去很大一个问题是小微企业贷款怎么解决。


还有专门面向网络经济的金融服务。阿里巴巴、中国平安、腾讯联合起来设立的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现在好像已经批了,众安把互联网平台、电子商务上的网络消费者联合起来提供保险服务,这三个老板都姓马。


最后想说一说影响到产业升级科技创新的大数据和云计算,这是未来非常大的商机。


但是,这个商机要读得懂,一半是挑战,一半是机遇。


什么叫大数据,互联网每60秒发生的事情是惊人的,苹果应用下载每60秒4.7万次,全球IP网一分钟发送6.39个TB的信件,Focebook发生6百万次访问,这个是由大数据产生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就是谷歌公司前雇员发现了一个商机就辞职了,创办了一个Climate公司,是气象公司,美国气象局公开数据,从这个数据库里获得几十年的天气数据,把各地的降雨、气温,每个月土壤的情况,历年农作物产量做成一个图表,做成一个软件放到里面,从而预测美国任何一个地方的农场明年的产量,用这个向用户出售个性化保险,大豆多少产量,玉米多少产量,小麦多少产量,如果没有实现这个预测,破坏了庄稼公司给你赔付,结果最后大获成功,因为他是靠大数据统计的基础,概率很大,也有失算的,但是非常小。


获得成功以后谷歌公司就眼馋了,要把他买回来,这个人开始不干,后来不到11亿美元把这个公司卖给了谷歌公司。可能会说这个数据都是美国气象局的,气象局没有做成网络,谷歌公司买回来之后,把这个东西注入到上市公司里面,然后销售股票又收回了12亿,谷歌公司也赚了1个亿。


GE航空发动机从智能制造向适时服务业延伸。—把传感器安装到所有设备上,不管是燃气轮机还是医院病床,在公司所有工业领域里,GE估计这样的效率机会可能价值1500亿美元,飞机在飞的时候可以告诉你到底应该怎么飞,用油是否合理,发动机有没有问题,核磁共振卖给中国或者印度的医院,在做的时候都可以测量。


五、上海的阿里之痛,不能在重演!

最后我想说说我对经济新常态的感言:首先认为要保持新常态而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是十分不容易的。如果说后发国家从二次大战以后,23个国家想追赶,只有5个国家成功超越了,其他的都没有超越。没有能够进入创新型国家,没有能够进入发达国家的领域。


所以宏观经济的换档减速不是自动滑行,不是不需要花力气,现在有些舆论认为现在干部不用吃力,过去招商引资,经济发展,互相考核,很累,我看新常态恐怕更累,要花更大力气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这个阶段经济发展难度,我个人认为国内和国际都比粗放型高速增长要大得多得多,希望和大家分享我的这个观点。


要跨过新常态这个坎,一是要依靠深化改革、制度创新、激发创业创新和人人创业的活力。


为什么阿里巴巴能够杭州发展起来,我认为杭州有一个比较宽松的地方,他们曾经到过上海,上海的委办都不同意,税务局说税怎么收,营业税怎么收,我就听你说,你说卖多少就交多少,他没有想到银行是可以联网的,但是银行系统和财政税收是两个系统。


商品质量检测,如果卖假货谁来打击,上海的各个业务部门都很精明,但由于太精明了,不高明,最后这个商机到了浙江。


杭州的市委书记是比较开明的,他说我看你三年,第一,你不要发大的案子,第二,每年营业额要翻番,第三,要用大量的大学毕业生,因为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问题。马云给他保证,现在他用了三万多人的大学生,体制制度创新深化改革,说到底就是激发企业创新的积极性,人员创业的活力,如果能做到这两者有可能。按照惯性,还喜欢工厂给加工资。


二是要以科技创新为动力,用网络科技来蜕变传统业态,包括农业、工业、商业,并不是工业可以用网络技术,农业、工业、商业都走上信息化、智能化的快车道,实现弯道超车,只有用最新的科技来武装才能弯道超车,使国民经济产生一个质的提升。


上一篇:2017年猜想与展望之私募可交换债
下一篇:刘士余讲话传递十大信号

Copyright © 2016 DaHui Fund Management Co.,Ltd.

Designed by Demodesign 迪慕互动